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七彩玫瑰之撞车】

【七彩玫瑰之撞车】

添加:来源:misksite.com人气:17423

这一段时间湄公河下游的人肉市场很不太平,起因就是张狂的军中四少押着安奉琼,李翎羽,梁冰和陆云凤来到这个特别的河谷,九口暗河水牢在人贩子的心中固若金汤,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肉货女奴能从九口暗河水牢里跑出去,所以当听到安奉琼凭空消失了,在北京的李飞一口茶水差点没有喷出来,幸好李翎羽,梁冰和陆云凤被抓住了,要是这几个姑奶奶来到北京,让中央知道了,天朝的手段李飞是知道的,别说是自己,全家都要灭门啊。
  如果安奉琼回到国内会怎么样,会不会到北京来,到中央来告御状,那样的话,自己的脑袋就要搬家了。李飞想到这冷汗下来了,飞快的拨通了父亲李飞雄上将的电话,听到儿子要哭出来的语气,李飞雄就知道出事了,电话里不敢明说,李飞来到父亲的军委办公室,四下无人,李飞把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。李飞雄仰天长叹坑爹啊,抓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  深夜李飞雄才从外面回来,看表情脸上隐隐有一种残忍的兴奋,李飞知道事情有了转机。「飞儿,量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,刚才周书记和我,赵大熊,张豺狼,刘豹子在一所研究了事情,周书记指示现在就要铤而走险了。各个出关口都打了招呼,安奉琼回国我们能第一时间控制住,一定要灭口,就怕这个女人不回国,到了国外藏起来怎么办。」李飞的父亲李飞雄,赵熊的老爹赵大熊,张狼的老子张豺狼和刘猛的爸爸刘豹子是周书记手下的四大金刚,这一次要鱼死网破了。
  李飞眼睛闪动,「爸爸,我们派人在国外杀了她灭口,神不知鬼不觉的。」李飞雄眼睛一瞪,「放屁,派特工出国做这种事,这不是不打自招吗,那帮老家伙盯着我们呢,蛛丝马迹都不能留下来。李飞,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。
  这是麻烦也是机会,嫁祸于人,女子仪仗队的事情就要了结了,料想跑到国外的安奉琼也不会趟这趟浑水。你过来,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。」李飞雄在李飞的耳边说了起来。
  一艘湄公河上的货运轮船停到人肉市场的码头上,李飞去而复返,军中四少坐着高老板的船风风火火的来到九口暗河水牢的入口,一路上四少都很沉闷,知道大祸就在眼前,能不能翻盘誓死一搏。李飞先把看门的守卫大骂了一顿,然后把李翎羽,梁冰和陆云凤提了出来。这几天三女可是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水牢守卫们变着花样的在三具艳美的肉体上泄欲,反复的逼问肉货们逃跑的细节,皮鞭肉棒之下李翎羽,梁冰和陆云凤被收拾的遍体鳞伤,彻底的崩溃了,嗷嗷的哀求,呜呜的乱叫。
  李飞看到三具伤痕累累,污垢不堪的肉体拖到自己的面前,厌恶的皱了皱鼻子,怎么玩成这副样子。对着李翎羽红一块紫一块的大屁股狠狠的就是一脚,「妈的,臭婊子,居然敢跑,说安奉琼哪里去了?」原本英武的特种兵大队长现在眼神呆滞,嘴角流出晶莹的口水,咿咿呀呀的说不出话来,这条母狗的脑子不会给玩坏了吧,李飞心里打鼓。
  梁冰在一边怯怯的说:「李少爷,是安奉琼弄开的牢门,我们真的不想跑的,是她威胁我们,那个贱货用我们当诱饵才逃了出去,呜呜呜,大爷行行好,求您饶了我们吧。」梁冰跪着嘣嘣的用头触地,「安奉琼用什么东西打开的牢门,说清楚了。」阴险的赵熊问道。
  「我看不清楚的,好像是一个小铁棍把,插到锁里几下就弄开了。不关我的事啊,我错了,爷饶了我吧,饶了冰冰吧,呜呜呜。」四少心中盘算,小铁棍是什么由头,安奉琼从哪里搞来的,还是她在牢房里自己做的,看来这个女侦探的道行不浅啊。看着仪仗队副队长梁冰梨花带雨哭哭啼啼的样子,李飞冷笑起来,「不老实的骚婊子,我李飞给你们三个一个赎罪的机会,看你们愿意不愿意把握了。」听到这话陆云凤颤颤巍巍的跪爬了过来,「主人,骚婊子愿意啊,求主人把骚婊子带走吧,在这里要被玩死的啊,啊,呜呜。」高挑丰满的陆云凤向母狗一样扭着自己的腰肢和白臀谄媚的说。赵熊站在李飞的身后,眯缝着眼睛瞅着身材火辣的陆云凤卖骚,「骚货,把自己的屄掰开给我们看看肏坏了吗。」陆云凤立刻扭过身子,两手伸到胯下扒着两片肿胀的阴唇往两边一分,一个被玩的又肿又烂的黑血屄露了出来。
  张狼把手指插进去转了一圈,「妈的,都肏松了,大哥你留着这个大松屄有什么用,扔河里喂鱼吧。」陆云凤扒着臭骚屄呜呜的哭着叫了起来,「爸爸们饶命啊,骚母狗能夹紧的,啊,夹得紧啊。母狗的屁眼还很紧的,爸爸们试一试啊。」女旗手嗷嗷嗷的无耻骚叫起来。梁冰跪在一边也伏下身子掰开了自己的小屄邀宠,「爷,冰冰的骚屄还是很紧的,水多屄嫩,求爷爷们把骚屄带走吧,做牛做马骚屄认命给爷爷们肏。 」两个在水牢里被肏怕了的肉货不知道说什么好。